中国铩羽而归

   站在马六甲的岸边遥望海峡,一艘艘大船影影绰绰,但首尾相连的情景还是给人无比震撼的感觉。612年前,同样是首尾相连的一艘艘大船第一次映入马六甲人的眼帘,云帆蔽日,蔚为壮观―――那是郑和首次下西洋的宝船船队,200多艘舰船,2.7万人,当地人初见时的心情是否惊恐我们不知道,但李约瑟曾经评价说:“同时代的欧洲任何国家,甚至所有欧洲国家联合起来,可以说都无法和明代海军匹敌。”

  612年后,中国国家队在这里进行了一场关键的世界杯预选赛,这一次来到马六甲,中国队多少显得有些狼狈,就在赛前的晚上,中国队还要担心另一场比赛的结果,如果乌兹别克获胜,中国和叙利亚的比赛将毫无意义。国脚们说,他们不会观看比赛,但在记者看来,在那场比赛进行的时候,恐怕没有几个国脚能够安然入眠。

  又一个夜晚,中国队无比接近胜利,却又最终和胜利擦肩,似曾相识的剧情,把悲伤从马六甲蔓延到中国大地。

  我们还是要先说一下马六甲的故事,10日夜晚抵达马六甲,记者来到了当地最繁华的鸡场街,这实际上就是唐人街,晚上9点多正是人最多的时候,再加上周末,六七米宽的小街寸步难行。

  街头的大楼上写着一行大字:郑和下西洋612周年―――这么长的时间之后,郑和仍旧在当地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市区内散布着各种各样的船型建筑,那都是仿制郑和船队的宝船样式,有的更是同比例尺寸,走在大街小巷中,“三保”字样随处可见,当然,我们更喜欢称之为“三宝”,很吉祥的称呼。

  612年前的马六甲,还是一个国家,穆斯林国家,这个国家最大的敌人是暹罗,也就是今天的泰国。郑和第一次下西洋的时候,马六甲苏丹就寻求明朝的庇护。第二次下西洋期间更是开始促成马六甲拜里米苏剌被明成祖册封为王。两年后的1411年,马六甲苏丹率540人的庞大使团来朝,从此,“海外诸番,益服天子威德”。在马六甲,郑和修建城墙,派兵巡防,七次下西洋六次在此驻留。很多年后,遗留下的海员后代成为马六甲华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如今,华裔在马六甲占据40%的比例,在马六甲城散步,马来文、英文和中文是最主要的三种语言,以至于记者出行总是闹笑话:让酒店叫了一辆车,几个人上去之后就开始胡侃,想起回城也需要司机接一下,便赶紧操着英语去沟通,半生不熟说了半天,司机最后用中文回答了一句:行啊,那我就等着你们。

  郑和护佑了马六甲国整整100年的和平,直到1511年被葡萄牙人征服,其时的明朝已经闭关锁国,但自1433年最后一次远洋结束之后,郑和余威仍旧延续78年的时间。

  往事带给我们太多的震撼和思考,而现实多少有些让人感慨,和很多年前一样,中国足球在走向远方的过程中遭受了太多的牵绊,这原本是一条并不非常困难的道路,但在中国足球内部,有着太多的争论,有着太多不合时宜的东西,一条原本简单的道路却变得崎岖不堪,以至于今天的中国国家队,抬头要着他人的脸色,低头则是内心的忐忑。

  6月13日凌晨,记者在观看伊朗和乌兹别克的比赛时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彼时的郑和团队,和今日的中国国家队,实在是极为反差的存在,彼时,威风八面,不怒自威,战则排山倒海,和则煦暖如春,今日,战战兢兢,难有自信。6月13日的深夜,事实证明了这一点,虽然努力和不屈,但没有胜利。

  众所周知,现代体育和世界近现代史是密切相连的,而世界近现代史又是一部海权史,如果明朝不对外闭关锁国,或许今日的中国足球又是另一番景象,但往事不可追忆,幸运的是,觉醒的中国正在加快发展,一带一路正是如此,其中“海上丝绸之路”必经马六甲,未来,我们不知道中国队能否重返马六甲,但我们期待,在更远的地方都可以留下中国队的身影。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eomercury.com